NSAID 引起的胃溃疡 有望用MSC 干细胞治疗

2019/11/13 17:30:59

在我们日常治疗感冒发热、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各种疼痛的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如阿司匹林、对乙酰氨基酚、吲哚美辛、萘普生、萘普酮、双氯芬酸、布洛芬、尼美舒利、罗非昔布、塞来昔布等,是引起胃炎、胃溃疡等消化性溃疡疾病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质子泵抑制剂药物proton pump inhibitor PPI(奥美拉唑,兰索拉唑,泮托拉唑,雷贝拉唑和艾司奥美拉唑)是目前治疗这种消化性溃疡疾病的标准方法。PPI可以抑制壁细胞分泌H+的最后环节H+,K+-ATP酶(质子泵),有效地减少胃酸分泌,作用时间长,对十二指肠溃疡的治疗效果优于H2受体拮抗剂。

 

但是长期使用PPI引起的肾损伤、肺部感染、腹泻、便秘、腹痛、恶心呕吐和胃肠胀气反应、骨质疏松等副作用给患者带来极大的痛苦。

《The BMJ英国医学杂志 》最新研究发现:长期服用质子泵药物患胃癌风险与非使用者相比,1年高5.04倍、2年高6.65倍、3年高8.34倍。



香港中文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NSAID相关性胃溃疡猪模型,发现相比于注射生理盐水(作为对照),通过内窥镜在粘膜下注射递送脂肪组织来源的间充质干细胞(adipose-derived mesenchymal stem cell, ADMSC)在第7天和第21天时快速地促进溃疡愈合,并产生更少的炎性浸润,增强再上皮化(reepithelization)和新血管形成(neovascularization)。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2019年10月30日的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Mesenchymal stem cells promote healing of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related peptic ulcer through paracrine actions in pigs”。


 

间充质干细胞的血管周微环境和多能性,图片来自Frontiers in Physiology, 2015, doi:10.3389/fphys.2015.00367。


然而,只有少数植入的ADMSC在体内显示了肌成纤维细胞和上皮细胞表型,这表明溃疡愈合过程对干细胞转分化的依赖性可能要小得多。进一步实验表明粘膜下注射间充质干细胞(MSC)衍生性分泌蛋白质组(secretome)的治疗效果可与MSC治疗相媲美。

通过分析,这些研究人员发现在注射MSC衍生性分泌蛋白质组后第7天,与炎症、肉芽形成和细胞外基质重塑相关的基因上调。

此外,在注射ADMSC或MSC衍生性分泌蛋白质组后,细胞外信号调节的激酶/促分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和磷酸肌醇-3-激酶/蛋白激酶B(PI3K/PKB)通路被激活。这两种信号通路均参与介导对胃溃疡愈合至关重要的主要事件,包括细胞存活、细胞迁移和血管生成。



 这些数据表明,通过内窥镜在粘膜下注射ADMSC是一种有前景的促进NSAID相关性消化性溃疡愈合的方法,而且从这些干细胞中释放出的旁分泌效应物在这个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高级保健抗衰老专家、生物学博士、CHC中飞航天健康中心孔德华主任介绍:全球约100多个顶尖科学家团队开展了干细胞与人体生命健康的研究,干细胞类型可以分为胚胎干细胞 (ESC)、诱导性多能干细胞 (iPSC)、间充质干细胞 (MSC)、神经干细胞 (NSC)、造血干细胞 (HSC),其中只有造血干细胞 (HSC)治疗白血病、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淋巴瘤等用于临床使用,其他干细胞均处于研究阶段,美国研究以胚胎干细胞(ESC)的再生医学为主要方向,日本研究以诱导性多能干细胞 (iPSC)为主要方向,中国研究间充质干细胞 (MSC)为主要方向。此次研究发现MSC 间充质干细胞与NSAID 引起胃溃疡的机制,将为以后开展基础研究与人体临床治疗胃溃疡带来理论依据。


 


科学认识干细胞:

间充质干细胞(MSC)是一种具有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潜能的细胞,能够分化为成骨细胞、脂肪细胞、软骨细胞及神经元样细胞等多种类型的细胞,具有强大的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潜能,低免疫原性以及不涉及伦理学争议等特点,对糖尿病、肝硬化、心血管、肺、神经、免疫系统等疾病有较好保健的作用。